代孕公司从胎教开始准备高考?




  今年只有岁的广东男孩朱昊炜,以分的优异成绩被南方科技大学录取。其母朱红英说,她怀孕时非常重视“胎教”,提前买了许多幼教书籍阅读,每次感觉胎动时,就有意识地大声背诵唐诗宋词和数字的加减乘除,让胎儿在自己的朗诵中“潜移默化”。

  看了这则报道,笔者心中五味杂陈。首先,媒体依然把高分进南科大当成“卖点”,而南科大的招生理念,一直就是打破“唯分数论”,且在录取时降低了高考分数的权重。如此矛盾,“唯分数论”该怎么破?其次,也许朱同学的母亲所讲是事实—她对孩子的胎教是加减乘除等内容,但这未必值得提倡。近年来,对于学前教育小学化,教育部已经发文明令禁止幼儿园对孩子进行加减乘除教学,可这则消息却告诉大家,有的人已经从胎教开始准备高考了。这是引导大家重视健康的学前教育(良好的行为习惯、生活习惯),还是过早学习知识化的内容?

  在现实中,确实已有不少父母在胎教时就“教”孩子英语、算术和唐诗宋词。如何胎教当然是家长的权利,但必须告诉家长的是,这太急功近利,即便孩子一张口说话就是“+=”,又能如何?父母应该关注的是孩子终身的健康发展,而不是快速地获得所谓的“成功”。笔者年初去加拿大考察,学区负责人告诉我,他们从来不把学生提前毕业、早进名校作为衡量标准,真正在乎的是学生身心的健康发展,就算高中多读一年才完成学分,也丝毫不影响其评价。

  当然,在我国目前的升学评价体系之下,父母从胎教就让孩子准备高考,一点也不奇怪。目前的高考制度,已经让基础教育严重竞技化,因此出现了“不输在起跑线”一说。这一说法毫无教育理论做支撑,且已导致学生的负担越来越重,很多幼儿从开始学走路就去接受培训,而培训的内容就是与未来高考相关的内容。“起跑线”已提前到了胎教,下一步,还能提前到哪呢?

  笔者不能武断地否认朱同学之母的胎教成效,但要提醒各位年轻父母:每个孩子各不相同,适合别人的不一定适合自己。要让孩子健康成长,有快乐的童年,不是把孩子禁锢在算术、拼音和英语世界里,而是要让他们寻乐于各种游戏、活动之中。

  从大的趋势分析,只有改革评价体系,才可能把孩子从应试负担中解放出来,也才能让学校教育、家庭教育不再围着分数、成绩转。这是教育部门必须正视的现实,不改变评价体系,只是通过要求学校规范办学、减负来推进素质教育,很不靠谱。但是,在制度未变之前,普及教育常识的功课必不可少,舆论应当在引导家长树立正确家教理念方面发挥积极作用,而不是迎合社会的功利需求,为功利教育推波助澜。

  (作者熊丙奇为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)